社会化怪胎。
weibo-未见君unseen

[阴阳师-狗崽]穿西服时请勿佩戴天狗面具(现代设定,1-4)

片段灭文法。

轻松傻白甜,随便写写,各位老爷随便看看。



一、


“……那个,天狗大人。”


“喊天狗便好。”


“好的,天狗君,你…顶到我了。”


地铁的下班高峰期,妖狐和大天狗被挤在了人群的最中央。


妖狐看着大天狗,大天狗微微低着头也注视着他。


妖狐的脸有点红,压在头顶的帽子不安分的动了动,他的耳朵被藏在了帽子底下。


大天狗穿着大衣与西服,看起来和作为式神时的他没有什么区别,狩衣与西服都是一样的禁欲系。他没有什么表情波动,浅色的蓝眼珠定在妖狐脸上,他不说话,但是一个“?”像是就挂在他的脸边。


这样的对话引起了身边挤着的人们的注意,出于礼貌性,他们只是看了一眼这两个男人。内心活动大概如电车痴汉,抑或思考哪里有摄像机。


“哪里?”


那两片形状优美的薄唇动了动,妖狐的心脏跟着动了动。


妖狐低下头,看向大衣下隐隐约约露出来的一点红色。大天狗依旧冷静自持的看着他,脸边挂着一个“?”

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

妖狐的内心一片宁静。


他决定不去试图让大天狗明白,没有哪个人类会在大衣底下系着一个红色的天狗面具。


没有。




二、


其实妖狐一开始和大天狗不是很熟,最多是晴明打麒麟时碰过面,千年以来他们的对话不超过十句。


第一句是晴明把妖狐召唤出来,让他带一个新式神去打一打觉醒的材料,但是他不负众望的哑火了,众狗粮陷入沉默。那个银色头发的小子也站在一边看着他,风刃刮过妖狐的脸颊。


“你不够强,”银发正太说道,表情高深莫测,拥有洞穿千年的眼神,“而我会比你更强的。”


妖狐感觉到了危机,继鸟妈替代了他的阴阳寮首席式神之位,这个正太可能要把他的位置顶掉。


他已经预见得到未来了,扫地的纸人都嫌他在庭院里站着碍事。退休的式神一般都在庭院里和狗粮们聊聊天,晒晒太阳,偶尔会有换下来的四星御魂穿一穿。


他想起那个在庭院呆了很久很久,几乎化成雕塑的海坊主。海坊主说,我聊过的那些低级式神,基本上过几天就见不到了。有时候我也很怕下一个消失的,就是我。


妖狐打了个哆嗦。


过路的银发正太看了他一眼,还是那个仿佛洞穿了一切的眼神。


而他们真正熟悉起来时,已经过去一千年了。昔日的阴阳寮已经成为游人如织的景点,妖狐有时候会回去看看那棵巨大的樱花树。


所以一千年了,这棵樱花树也快成精了吧,妖狐感慨的抬头仰望。


“它没有悟根,无法修炼成妖。”声音从后方传来,妖狐回头看到一身西服的男人。


银发,浅蓝眼珠,千年来一如既往的锐利与冷静,只是挺刮的西服外套下有一处腹部的神秘突起。


大天狗。


他们在古樱花树下对视,层层叠叠的樱花遇风吹雪。


妖狐一时竟然不知道是先叙旧,还是提醒他把西服下面的天狗面具拿掉,啊,小腹下面凸起来的样子实在太糟糕了……


妖狐靠在栏杆边上,举起相机向大天狗拍了一张照,大天狗不为所动地注视着他。妖狐低头看了一眼屏幕,男人俊美异常,一副不像是人间该有的姿态。


“依旧不思进取,妖狐。”大天狗走到他身边,审视的眼神将他扫了个遍。


嘴还是这么毒吗?


和一千年以前一毛一样,不管是大天狗还是小天狗。妖狐很绝望。




三、

现在的妖怪已经没有千年前的淳朴善良了,那时候妖怪就长着妖怪的样子,现在的妖怪都长着人妖样。


晴明大人要求每一个式神都有自己的凡人身份,不允许暴露式神身份,一旦出现问题,联系阴阳师协会处理应急情况。


妖狐听说蝴蝶精开了一家花店,萤草在给她帮忙,偶尔萤草举起八个花盆的萝莉怪力会吓到旁人,但总的来说还是很平静的。


姑获鸟如愿以偿地在幼稚园工作,有的时候,她对孩子过度的热情使得家长感到担忧。


黑白鬼使在做殡葬行业,阎魔作为背后的女老板俨然过上了一切贵妇会有的生活,秘书判官依旧兢兢业业,只是遮眼布换成了墨镜。


这只是妖狐知道的一部分,其他的式神也散落在不同的地方。妖狐是个摄影师,他的街拍总是街头可爱的小姐姐,业余爱好收集玩偶,以至于在一次变态杀人案的调查过程中,背景模糊、行踪神秘、爱好异常的妖狐成为了嫌疑人。


而晴明派来帮助他的式神是大天狗,以前动不动张口闭口“真正的正义”的大天狗,他现在是一个律师。


面对着衣冠整齐,佩戴名表的大天狗,妖狐觉得自己的脸可能有些扭曲。




四、

大天狗帮他摆平了这件事,妖狐很羞愧。


如果是别的式神,妖狐也许就可以请去喝一顿酒,尤其是酒吞童子。


但大天狗用那双洞穿一切的蓝眼睛注视着他的时候,妖狐突然说不出话了,就好像被六只孟婆连番沉默了一样。


出于感激之情,我请你喝酒吧,天狗大人?


妖狐笃定自己说不出口。


但是妖狐知道大天狗和隔壁的酒吞童子关系不错,也就是一起打了几百年的御魂和麒麟。


酒吞童子开的酒馆生意不错,应该是有妖力的加持,妖狐委托酒吞请大天狗出山,而当晚大天狗迟迟没有出现,妖狐喝了一轮清酒,百无聊赖地满世界看有没有小姐姐,当然,只有下班之后聚在一起喝酒的男人们。


酒吞童子显然是个不怎么管生意的酒馆老板,顾客喝酒,他也喝酒。


大天狗不来,妖狐很欣慰,但又有些落寞。


酒馆怎么看都不像是大天狗这样的式神愿意来的地方。


但大天狗来了,看到门口出现的银发男人时,妖狐差点认为自己喝多了。


然而这一晚上妖狐并没有机会向大天狗道谢。


酒吞童子问大天狗,喝过酒吗?


大天狗脸边挂着一个问号,他的表情透露出一丝和洞穿一切的眼神不符的懵懂,显然在他禁欲修行的千年妖生里,酒和他是不怎么挂钩的。


酒吞童子又问大天狗,能喝多少?


大天狗浅蓝色的眼珠动了动,俯视着眼前的酒瓶。他看起来依旧冷淡又漠然,一个强大的妖怪是很自信的,于是大妖怪大天狗喝了一整瓶。


妖狐惊呆。


妖狐竖起一根指头,问大天狗这是几。大天狗说,让你看看我支配暴风的力量。


妖狐当晚是睡的地板,抱着自己被妖力藏起来很久了的大尾巴瑟瑟发抖。大天狗在他的床上直愣愣的躺着。


一整夜过去了,妖狐彻夜难眠。


大天狗发表了一整套正义演讲,足以洗脑全人类弃恶从善。他口齿清晰,逻辑有条不紊,但无法回答任何除了“大义”以外的问题。


挂着两个大黑眼圈的妖狐指了指自己,问他,“我是谁?”


大天狗突然住了口,定定地看着他。妖狐感觉自己的尾巴毛都被看炸了。


“……小狐狸。”


大天狗低声地说道。


妖狐傻了。


评论(5)
热度(238)

© Unse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