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化怪胎。
weibo-未见君unseen

[Overwatch-推车组]As Time Goes By -4(现代设定)

前文:1 2 3

莱因哈特绝不曾想过与那个叫做卢西奥的男孩真的会有交集,对于一个五十八岁的老兵而言,男孩也许只是生命里的一个过客,他在狂欢派对上所见的一切,只是耀眼的记忆碎片。


莱因哈特在贫民窟住了一个星期,从未碰见过男孩。如果当真问他是否期待,莱因哈特必定矢口否认,而在他的内心深处,仍旧是愿意与男孩再见一面的。


他按照最规律的作息,就好像仍在服役之中,按时起床跑步,山上有一个破落的足球场,荒无人烟,没有孩子会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玩耍。然后在约定的时间来到bope(路虎已经归还过去了,贫民窟无处可以停车),继续进行之前未完的指导。


所有的大兵已经在他的战术指导下变得更加训练有素,他们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,而不是纯粹地听从他们所谓的座右铭“战胜死亡”。


“死亡值得畏惧,而不是忽视。”莱因哈特的声音肃穆而响亮,在训练室里引起阵阵回声,他的英语总夹杂着德国口音,显得十分生硬。“你必须懂得敬畏生命,才能战胜死亡。”


席尔瓦队长执意要送莱因哈特回到贫民窟,对于这位古怪的外籍专家,他们毫无办法。他是唯一一个不接受任何招待,并住进了贫民窟的专家,他有绝对过硬的技术,报酬却是所有专家里最低的。


最近游客量正在增多,街头的警察也开始增派巡逻,席尔瓦队长对于莱因哈特刚来的第一天就遭遇偷窃耿耿于怀,他发誓这样的事情只是个例外,那个男孩只是个鬼迷心窍的新手,甚至毒贩都不屑找他跑腿。


街上到处都是警察,时不时就能看见警察在向某个人进行检查。路虎驶过科巴卡纳巴海滩,大西洋大街充斥着繁华与奢靡的气息,这与莱因哈特每日所面对的贫民窟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


莱因哈特在过往的路旁人群中突然捕捉到一个熟悉的面孔,男孩没有戴着明亮的黄色墨镜,他穿着宽大的t恤与短裤,这让他看起来要更小一些,警察正在粗鲁地用警棍将他抵到路边,大声地呵斥。


男孩显得屈辱而愤怒,他反抗着警察的搜身,莱因哈特当机立断地要求停车,他拉开车门跳下去时,路虎车甚至还没停稳。


正在搜查的警察是个白人,里约热内卢是个混血的城市,黑人、白人、黑白混血人种并存,18世纪大量欧洲人的移民导致这里人种没有绝对的纯粹,而与世界的其他地方相同,警察总是更容易怀疑有色人种。在属于富人区的大西洋大街上,搜查的警察随意地挑中了卢西奥,哪怕他只是在路上一个人行走。


警察是认识莱因哈特的,在bope没有人不认识这个古怪的德国老兵。他放开了卢西奥,并用葡萄牙语试图向莱因哈特解释情况。


男孩靠着墙壁激烈的喘息着,棕色眼珠里仍烧着被羞辱后的怒火,他打断了警察,并用英语向莱因哈特冷静的陈述,“我叫卢西奥,卢西奥·科雷亚·多斯桑托斯,来这里参加比赛,我是个歌手。我确实住在贫民窟,就在耶稣山脚下。如果你怀疑我是小偷,你可以去查询比赛的相关选手信息。”


警察再度举起了警棍,不满于男孩的反抗态度。莱因哈特猛地握住了警察的手腕,警察无法挣脱,他不敢置信莱因哈特会帮着这个棕色皮肤的小子,莱因哈特迅速地缴了他的械,并将警棍扔回了警察怀里,“穿这身警服不是用来横行霸道的,你的支队队长就在车上,去向他报个到吧。”


席尔瓦队长也许很疑惑,为什么有辱bope形象的事情总被这个德国老兵撞见,他无地自容地道歉,并领走了这名并不称职的警察。路虎车迅速地消失在大西洋大街上,莱因哈特注视着眼前的男孩,他看起来比那天还要小,身高就像个女孩儿。


“谢谢,这个世界上需要更多像你这样的人。”卢西奥揉着被警棍捅到的地方,向莱因哈特露出一个微笑,他实在是比莱因哈特矮了太多,需要抬起头才可以对话。


莱因哈特实际上并不是个讷言的人,他多数时候只是没有遇到愿意交流的对象。他曾经与战友们一起时,莱因哈特的话并不少,而对着小个子的男孩,莱因哈特说不出话,只是因为他罕见的紧张了。


“你是德国人?听得懂英语吗?天,你可真高……”卢西奥并不在意莱因哈特的沉默,他很快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,将注意力放在了莱因哈特高大的身材上,“我猜你是个大人物,警察们怕你,我听到刚刚那个混蛋喊你长官。”


“我听得懂英语。”莱因哈特回答他,生硬的德国口音都变得温和。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带着儿子的父亲,他们漫无目的地顺着海边的大西洋大街走着,海风微腥而潮湿,富人和穷人分享着同一个美丽的科巴卡纳巴沙滩。


卢西奥的沙滩短裤上是大片绿色的阔叶植物,拖着金色的人字拖,他看起来只有十八岁,粗粗的脏辫散在肩头,仰头看莱因哈特时眼神真挚而专注,他语速很快,英语好的惊人,他解释是因为要接触世界音乐的缘故。


莱因哈特不需要对自己的身份多加讲述,他喜欢不多问问题的人。卢西奥有一种天生的纯真,他更愿意去相信别人,他的言行里透露出对莱因哈特的信任,哪怕他们在十分钟前才刚刚认识,他只知道莱因哈特是个德国佬,也许有点来头,替他解了围,是个好人。



他们在沙滩边坐下来,卢西奥一直在说话,而莱因哈特是个绝佳的倾听者。所有游客都倾心于科巴卡纳巴沙滩的日落,就连本地人也不得不承认,这片沙滩沐浴着夕阳时美得惊心动魄。


天色已经暗下去了,海面映着昏黄的日光,海平线处仍有最后一缕火烧云。卢西奥告诉他里约哪里更适合品尝食物,哪里的市场可以购买到物美价廉的纪念品,他知道所有新鲜有趣的事物,里约从富人区到贫民窟他都了如指掌。


卢西奥甚至没有问莱因哈特的名字,他邀请莱因哈特去他常去的酒吧,莱因哈特质疑他的年纪,卢西奥瞪大了眼睛,“我已经23岁了,老兄!即便是未成年人,也没有人在酒吧查你的证件,这里是里约——”


莱因哈特大笑起来,即便如此,他的男孩看起来还是娇小得像一只小麻雀。卢西奥将他的小腿埋进了细软的白沙里,他的皮肤光滑如巧克力,由于人种优势,他的体发稀疏得近乎没有,眼睛很大,眉毛齐整,笑起来牙齿洁白。


“我叫莱因哈特,莱因哈特·威尔海姆。”莱因哈特向卢西奥伸出一只手,他的掌心宽大,覆着战争残余下来的伤疤与茧子。男孩的手握了过来,很快被莱因哈特的大手包住了,他们的体温都出奇的高,也许是因为先前的烈日,卢西奥看着他,轻快的答应了。


“好的,莱因哈特——那么,我们什么时候去酒吧?我已经饿扁了,我猜你不想错过正宗的里约食物,只有跟着我,你才吃得到。”


tbc.

八千字才正式相遇对话,简直不明白我在写什么……

希望两万字内完结吧。有缘分写完就写一写点梗番外?

希望大家继续给我评论呀tvt

之前的3居然被和谐了…所有的评论都没有了,好委屈啊…

lofter现在好敏感,只是个普通的尺度而已?


评论(9)
热度(60)

© Unse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