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化怪胎。
weibo-未见君unseen

[Overwatch-推车组]As Time Goes By -1(现代设定)

莱因哈特对里约热内卢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好,他早已过了狂欢的年纪,而这里处处浮动着不安定的因子。


他来的地方仍被大雪覆盖,德国的二月阴郁寒冷,而里约热内卢的年轻女士们已然穿着清凉,她们朝这个一身黑的老兵示好,葡萄牙语显得性感而热情。她们夸赞老兵雄狮一般的体格,并欢迎他来到里约。


莱因哈特站在路边,这里的阳光太过热烈,街上的沥青路都蒸出一股热气,几乎粘住了他的鞋底。他穿着黑色的t恤,绷在他那些结实如岩石的肌肉上,宽松的军裤扎在短靴里,除了退伍的军官,没人会这么穿,尤其是一个须发均白的老家伙。


总有人操着简单的英语向他兜售可乐和吃食,他们背着硕大的布袋,显然来自贫民窟——里约热内卢的几大景点之一。这些兜售者穿梭在车流里,神色自然,与飞驰过的豪车显得格格不入。


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他看起来只有十六岁,从车流里灵活的钻了过来,并朝莱因哈特递出了一罐可乐,他说,“买吗?”


莱因哈特盯着那罐可乐,年轻男孩额头上大颗大颗淌下汗水,他有些龅牙,神色却很古怪,那个布袋沉甸甸地压垮了他的背。莱因哈特决定掏出了钱包,而此时小伙子突然夺过了他手里的钱夹,撒腿就跑。他背后扔下了那个破烂布袋,里面滚出乱七八糟的一摊东西,有电视机残部的铜片,这可以卖个好价钱,还有一些没卖出去的可乐。


而莱因哈特是个退伍老兵。


在莱因哈特扭过男孩的胳膊,将他狠狠地挤在墙角制住,里约热内卢当地的警察此时才迟迟赶到。他们押走了男孩,而为首的警长直径向莱因哈特走来,像久违的战友似的,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。

“欢迎来到里约,老兵!”警长操着并不标准的英语说道。


严格意义上来说,警长并不该被称作“警长”,他是巴西BOPE特种部队的一支分队的队长。这是一个五十多岁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,有着经历过真正的大场面的眼神,他显得有些过度亢奋,甚至狂热,车程之中,他向莱因哈特介绍着他引以为豪的BOPE。


“看到了吗,我们的队徽是个骷髅。”他转过身朝莱因哈特展示着自己臂膀上的队徽,骷髅之下交错着双枪,一把利刃插在头骨上,“特种作战的标志,那把刀象征着bope的传统。”


莱因哈特注意得到,他现在所坐着的重武装车身上绘着同样的图案。


重武装车驶进营区,路边站岗的军人一身黑色武装,并行枪礼,在车辆行驶过他们的面前时,大吼着“骷髅!”


队长点着头,露出满意的微笑,他转过头,注视着莱因哈特,“战胜死亡,这是我们的座右铭,老兵。”


莱因哈特没有回应他,他只是个收了里约政府的钱的“外籍专家”,负责对bope进行短期的指导,除此之外,他没有资格、也不想去评论别的。


巴西政府在特种警察方面花了大价钱,如同他们大手大脚的建造体育馆、奥林匹克公园。里约,这座万众瞩目的“天使之城”,富人区与贫民窟平行,而特种警察无疑是维持着相对秩序的武器。


“就当是来散散心”莱因哈特在接下这个邀请时这么对自己说,他已经不年轻了,强制退伍使他无所适从。他的退伍原因至今被压在某个绝密档案之中,三十年后才能解密。


莱因哈特的心理医生齐格勒博士在得知此事后,从瑞士传来的facetime中极度严肃地表明,她并不建议他这样做,他患有轻微的PTSD,而这个邀请很有可能再度引发他的创伤性再体验。


莱因哈特也是用“散心”的理由交给了齐格勒博士,从度假的角度而言,里约确实是个胜地。


“那么,我希望你确实是去度假的,莱因哈特。”齐格勒博士取下了眼镜,她是个美丽的金发女人,“去看看沙滩,参与狂欢。你早该享受这些。”


她的口吻更像是老朋友的关怀,但事实上他们的确是曾经的旧友,这同属于机密档案的一部分。


“我甚至希望你在那里来一场邂逅,”齐格勒说道,莱茵哈特从她的神色看出,她并不是在开玩笑,“你需要正常的情感交流。”


tbc.

还是开了这个坑…

先睡,睡醒继续写。

一个拖拖沓沓夹带一堆私货的东西,表达一下对遥远的里约热内卢的向往之情…

应该是个老家伙和小家伙的甜腻腻恋爱故事。

老电影风格的旧式古董爱情。嗯。



评论(6)
热度(82)

© Unse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