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化怪胎。
weibo-未见君unseen

【楼诚】【现代AU】惩戒军服【纯肉,一发完】

基本上都延续了原著的设定,大哥是巴黎留学过的教授,回国后进入国AN局。

明诚在海军指挥学院就读,因为出色才能被提前挖角进国AN局。

设定都是我瞎掰的,漏洞很多,而且没有细细推敲,总之阿诚的军服诱惑才是硬道理。

可能这个设定要写好几篇,可能肉可能剧情。这一发只是圆满我想看阿诚穿军服…………了啦。【喂

————


明诚重新穿上那一身海涛白的军服时,明楼喝咖啡的手一顿,视线像浇筑的水泥,立即死死钉在了他身上,再挪不开。

 

“怎么想起来穿这个?”明楼不动声色地将咖啡放回碟中,骨瓷磕碰的声响清脆,明诚转身立正,动作利索漂亮,鞋跟碰在一处,与瓷器声正好重合,这一声就好像叩在了明长官的心门上。

 

明诚朝他敬了个军礼,姿态标准,形体挺拔,犹如一株修长笔直的白杨。他手指修长,并拢靠在额角,另一手端正地捧着军帽,他一笑,出口便是一声“大哥”。

 

“明天要毕业仪式,要求礼服。”

 

明诚并不习惯在明楼面前穿军服,他惯常都是日常的衣服,明天他即将从海军指挥学院以出色的成绩毕业,正式转业进入海市国安局就职,先前送出去妥帖熨过的海军礼服漂亮得惊人,礼服能穿的机会极少,毕竟白色难洗又易脏,他一拿到手就爱不释手,迫不及待穿上一试。

 

而他并不知道,自家大哥明楼的心不仅被叩了,还被狠狠地挠了一爪子。

 

发麻的触电感窜过皮肤表层,最直接的感官刺激,视觉上的极度享受,他的弟弟,明诚,一名优秀的海军军官,一位出色的情报人员,也是他最得力的下属。

 

他们还有一份不为人知的羁绊,伪装在重重相系的关系之下。

 

明楼后仰进宽大的扶手椅中,双手自然地搭在红木扶手上,拇指不自觉地摩挲着滑润的木质表面,他像一头大型猫科动物那样眯起了眼,深黑的瞳仁眼睑之下迸出一线雪亮的目光,有如实质,像一双手,在明诚身上游走过去。

 

明诚是看得懂这个眼神的,掠夺者特有的侵略性,赤裸又直白,且带着一分挑逗的饶有趣味。

 

一人坐如磐石,一人站如松柏。书房里沉淀多年的檀香味道突然成了催情的媒介,明诚有些受不了,他周身发热,连檀香味都能联想到大哥颈间的味道,明家香有极冷冽的尾调,总混着烟草与檀香。

 

他们并不说话,沉默都是调情,眼神交汇就能激起火花,多年朝夕相处的默契让他们通过视线就能了解对方的想法。

 

明楼知道明诚情热了,他不是一个人在遐思无限,便胜券在握似的笑了,嘴角扬起一道钩,直钩到明诚的心里去。

 

敌不动,我不动。

 

明诚并不愿在他视线中就缴械起旗,但他发现自己确乎是有这个倾向了。他的大哥眼神好似已然在脑海里将他扒得精光,手掌摸索过他每一寸能引起颤抖的肌肉——

 

“阿诚。”

 

明楼开口了。

 

明诚战栗地颤抖了一瞬,他已经屈服于兄长的暗示之下,不仅在情报工作方面,就连床事,他都有许多需要向他的大哥学习。

 

明楼也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声音竟会如此的沙哑,开口时就好如口渴了多时,透着每一分生理需求的叫嚣。

 

他需要阿诚。

 

“过来。”明楼命令道。

 

要污,也要优雅的长微博: http://weibo.com/p/1001603907808889309996


高潮过后的余韵慵懒而温和,明楼细密地吻过明诚的眼睑与鼻梁,将他抱在怀里,大衣裹身防止着凉,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拨滑着阿诚身前的一片湿黏。

 

明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叠在另一边的那套雪白军服,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

幸好大哥没叫自己穿着。



评论(8)
热度(226)

© Unse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