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化怪胎。
weibo-未见君unseen

【DC-Jaydick】Mr.T & Mr.G -1(史密斯夫妇AU)

写虐的写累了,我们来吃一吃糖:)

灵感来自Mr.&Mr.Smith

如果有哪位画手大大愿意帮我画一下史密斯夫妇AU的Jaydick

我感激不尽,愿炖红烧肉以感谢【。

——

“你爱对方吗?”

Jason Todd换了一条腿搭在上方,他在极力忍耐伸手去拉领带的欲望。

合身剪裁的衬衫绷在上身,而西裤又不允许有多余的皱褶,他恨西服。

Dick Grayson笑了,前倾了一下身子,也换了一条腿。Detective Grayson刚从警局赶来,也是一身西服,他在开车到这个咨询师处的路上特意打电话给Jason,要求他“必须穿正装,不然就掉头回家。”

第一次婚姻咨询是失败的,而Dick坚持要求第二次,并找来了“据说”全纽约最棒的婚姻专家,擅长处理同性伴侣之间出现的各种问题。

操他的,从开始这个秃顶老头就一直在说一些狗屎。Jason终于扯松了他的领带,心情愉快。

“Fuck yes.”Jason烦躁地点了点头,表情一目了然的“你说的都是狗屎”。

“我爱他。”Dick笑着回答。

资深的婚姻专家用一支原子笔写了点什么,然后继续提问,他很温和,让人有一种在向长辈倾诉的错觉。

“你对你们之间的婚姻作何评价?十分标准。”

Dick飞快地摸了一下鼻梁,“你是说,一分是糟糕透顶,十分是完美至极?”

“是的。”

Jason若有所思地盯着房间的角落,那里有一盆虎皮兰,以及上方的监控摄像。

“8分。”

“8分。”

Mr.Todd与Mr.Grayson异口同声地对于婚姻作出评价。

一个中肯的、漂亮的回答。

“你们的性爱频率呢?“

Dick显然对这个测试是十分看重的,他积极地询问每一个问题的细节,“这也是十分的评价标准?”

“1分是完全没有,而10分是——随时随地来一炮?”Jason开始发笑,他的不耐烦直接显示在黄段子上。

于是咨询师非常理智地跳过了这个问题。

“谈一谈你们怎么遇到对方的吧。”

“Well,那可真是……”


Jason感受得到,一滴汗正在滑过他的胸口,加勒比的热带风情,空气里到处都是热烘烘的火药味儿,几个警察正在搜查人员,声音很大地喊着“找到每一个独身出行的人员。”

他仰头灌下最后一口威士忌,冰球在高温里迅速融化,这让辛辣的酒变得寡淡无味,他挨在吧台旁边,在心里骂了一句“操他的不走运。”

原本他该是顺利的,在这里度几天假,抽空解决掉任务目标,一个哥伦比亚毒枭,再找加勒比海滩上的辣妹打几炮,他就可以顺利搭乘私人飞机回到纽约,他的安全屋。

白色的麻质上衣,昂贵的墨镜,一口袋的钞票,这让Jason抗上去像个真正的旅游者,一个花花公子,来拉丁美洲寻找人人幻想里的加勒比艳遇,而不是腰后别着一把贝雷塔M92F,喝着酒伺机杀出一条血路。

“抱歉,让一下。”一个男人走进了这家路边酒吧,相同材质的白色上衣,唯一不同的是他穿了一身的白色,像个漂亮的白鹰,宽松麻质长裤随着动作勾勒出修长的腿,Jason看到了他的屁股,几乎把上衣顶起一个弧度,挺翘得无与伦比,一个好屁股。

显而易见,男人也是逃难的,外面枪火纷飞,这很正常 ,但男人同样独行,这引起了警察的注意,他们围了过来,上膛的枪随时可能以危害国家安全罪射穿某个人的胸膛。

男人寻找的目光投射过来,穿过紧张的酒吧空气,Jason审视的目光正好与男人对上,一双加勒比海般的蓝眼睛,Bravo!

Jason嘴角上扬,开始为自己倒第二杯威士忌,趁着冰球还没有完全融化。

“你的护照,先生——”警察操着一口的西班牙语由远及近,Jason紧紧地盯着他们。

警察的枪口几乎顶上男人的胸口,“Dejes sola?“(你是不是一个人)

男人侧过头看了他一眼,“NO.”然后从警察之间穿了过去,他一步步直径走向Jason,然后抱住了他,嘴唇在下一刻紧贴过来。

Jason从没有想过,第一个劫后逢生的艳遇对象是个蓝眼睛的美国佬,好吧,有着漂亮屁股的。

Jason的手掌如愿以偿地拍上了男人的挺翘屁股,一个火辣的吻,搅拌追逐着残余的威士忌味道,舌肉交缠,唇瓣快要摩擦出火花,他的手指用力地攥了一把男人的臀肉,比想象中的还要好。

“这是我的爱人。”男人微微喘息着看向警察。


这是真正的劫后逢生,当Jason与他的艳遇对象在波哥大的酒吧里庆祝时,轻快的曼波鼓点与心跳几乎共鸣。男人漂亮的蓝眼睛,喝酒时没入脖颈间的一线水迹,他有礼不失风趣的谈吐,聪明、性感、英俊,有脑子的同时有个好屁股。

Jason清楚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人,比如这个叫做Dick的艳遇对象,他甚至还没有时间去了解他姓什么,多少岁,做什么工作。

他也许应该和他多谈一些爱情,多聊一些幽默的经历,酝酿一些情绪,就像他平时与所有的一夜情对象一开始那样。但Jason从见到Dick的第一眼开始,就只想着怎么脱下他白色的麻质裤子。

“敬死里逃生。”

“敬死里逃生。”

他们手里的酒杯碰撞到一起,一滴冰凉的酒液溅到Jason的手背上。

气氛很好,波哥大的酒吧永远在夜晚忘记白天的硝烟和死亡。曼波鼓,芬芳的热带植物,冰凉的酒,交谈声,男人微笑的蓝眼睛。

“我猜我能请你跳支舞。”Jason低声笑起来。

Dick的手指插进自己前额的发间向后拨去,他低下眼睛同样开始笑了起来,“如果你想用这一招hook up,Mr.Todd,我想,这应该是对付女孩们用的。”

Jason耸了耸肩膀。

Dick站起身,在舞池边缘将手里的酒杯扔进了支起的火把里,破碎的玻璃声响后,火焰腾地烧的更高。

他该死的火辣。

他们开始跳舞,身边是缠绵的男女,而一对同性恋人并不是什么怪事,当他们随着Mondo Bongo款款地摇着腰胯,Dick漂亮的屁股若有若无地蹭过Jason的裤裆,Jason无声地吸了一口气。

Dick转过身,环住他的脖颈,注视的眼神已经开始磨枪走火,有人在吹口哨起哄,四片嘴唇追逐着相互吸引,但总在一个硬币厚度的距离停住。

Jason迷上他了。


评论(7)
热度(92)

© Unse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