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化怪胎。
weibo-未见君unseen

【YJ/WALLY DICK】Almost Lover Always Do(Fin,虐)

Wally说,跟我接吻吧,伙计。


这句话总共在Dick Grayson的生涯中出现过两次。关于第一次,他记得很清楚,是在正义山边上的海滩。


当时是个Young Justice的小型篝火晚会,当然是在红色龙卷风和他的兄弟姐妹私奔以后,Shazam作为他们的代理家长期间,他对于这个活动举双手双脚赞成,甚至比队员们还要兴奋。


Wally近期一直有些闷闷不乐,即便在篝火晚会上也显得沉闷的不正常。当然,这只有Dick发现,因为他俩是最好的哥们儿。但不代表Dick作为好兄弟,就必须履行接吻这项莫名其妙的义务。


所以,当Wally West,年轻的少年闪电,他的绿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Dick,Dick甚至一时忘记自己本该说什么了。


WTF.


Dick眨了眨他的眼睛,试图让他的大脑重新启动,“为什么?”






见鬼的是,他们的确接吻了。


在棕榈树影的遮挡下,远隔十数米之外就是他的队友们。篝火的火光摇曳着拉出很长的阴影,沙滩柔软地在脚下流动,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岩,溅起星星点点的白色水珠。


没有人看得见我们,没有人看得见我们,没有人……


Wally一边在脑海中不断回放这句话,一边握住了Dick的后脑。他的大脑瞬间恍惚起来,他在想,Dick的头发真是见鬼的柔软——


还有嘴唇。


Dick吻上来时,Wally突然间听不见自己的心跳。也许是跳动得太快,也许是已经窒息到心跳暂停了。


他听见沙沙的海浪声,还有远处朋友们的交谈声。


Dick的呼吸声,听得出来他也紧张得快要疯了。


这个吻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,Wally想。一秒钟的嘴唇触碰,他却能感受到Dick每一条湿润的唇纹,Dick当时急促的呼吸,他同样疯狂跳动的心跳。


299792458m/s


这是光的速度。也是Wally的速度。


他感谢上帝让他拥有光速,所以能让这个吻在记忆里放大到无限长,像是他们一直亲吻到了白发苍苍。


赤道40076km,一个人的一生平均步行80500km。


毕竟一秒三十万,足够绕地球七圈半,一个人一生却只能绕两圈赤道。


Wally在很多年后百无聊赖地在纸上,像着了魔一样一点一点计算这些时,最终他放下笔。


Wally有点发笑地想,哦,看来我吻了Dick三个世纪。


其实以上计算逻辑全部不成立,但Wally觉得这样会让他的初吻变得不那么仓促。


因为他要求Dick和他接吻的原因,是对于失败的初恋的某种发泄,他决定让自己拥有接吻的经验,然后追女孩子时更加有底气。


虽然很幼稚,但至少后来Wally成功了。不知道有没有Dick的功劳。






Dick追求Barbara,是个人都看得出来。而在Wally面前,就变成了“Barbara就是我的妞儿。” 


Wally永远相信自己哥们儿的话,包括一些有炫耀和意淫嫌疑的细节。比方说,Dick和Barbara的初吻是有多么的火辣。


所以当Wally决定让自己显得“身经百战”“魅力十足”——也就是没有初吻时,他第一个想到了Dick。


他俩接吻首先不用担心承担责任,其次也不会被Dick甩巴掌。试想,如果他去问Artemis,“你能和我接吻吗?”Artemis只会用弓箭把他射成马蜂窝。


而海少侠,呃,他不喜欢吃海鲜。


至于剩下的两个(外星)人——Wally感觉自己年轻的心脏又在绞痛了,哦,初恋的苦涩滋味。








这个吻过后,他俩迅速地弹到了两边,Dick甚至差点从这块大礁石上翻下去。他俩的距离变得有些远,起码隔着好几个脑袋。


尴尬的沉默持续了很久,Dick看着一只寄居蟹从白色的沙子间钻出来,缓慢地移动了很远。Wally仰着头,试图辨认出那些星星分别叫什么星群。


他盯着一颗非常遥远的星星,它的光辉渺茫到近乎没有。Wally猜测它是不是天鹅座的V1-12星,但他对天文学的了解到此为止。


V1-12星会一直照着地球上的他俩,比如现在处于初吻后的尴尬时刻,以及后来的他们,每一个阶段的Wally和Dick。这颗星星,或者是所有的星星,它们见证着他俩所有的傻事。


“V1-12星能用眼睛看到吗?”Wally的提问非常符合科学脑残粉的身份,所以Dick很自然地接过了话头。


“我记得,它是肉眼可见最远的恒星——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
“你今天问题好多,Dick,因为我想它看见我俩刚刚做了什么蠢事,并且会比我们记得还清楚。”


“闭嘴,Wally。”


然后又沉默了。


Wally绞尽脑汁地想用一个故事来冲淡这种尴尬气氛,加油,伙计,你可以的,想一想天鹅座,想一想你看过的那些东西。


叮——!


“Dick!”


“我不会唱小星星。”


“……我只是想跟你说一下天鹅座的故事,你知道它的传说吗?“”


哇,这个气氛真是更加尴尬了。他就好像是在追求Dick的毛头小伙子,而Dick是个黑发蓝眼的漂亮姑娘,他俩第一次约会,坐在星空下——


“我不知道。”Dick好像叹了一口气,但Wally不确定。


“Dick,你知道有个神叫阿波罗吧,那你一定不知道他有个儿子叫……好吧,我也记不得了,总之……”


很多年后Dick隐约还能想起那个故事。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,像个遥不可及的恒星,伴随着Wally认真的绿眼睛,微弱地在他的记忆里闪烁。


他不想管希腊传说里,阿波罗有几个儿子,而他的小儿子叫什么。更不想知道这个法厄同,是如何被宙斯的雷电击死。


他更不想记得,法厄同是不是有个挚友,知道他的噩耗后哀痛万分,化作天鹅,飞到银河中寻找他的尸体,最后就变成了天鹅座。


因为Dick甚至没法变成天鹅。这说不定可以找回Wally West,他最好的朋友,然后跟他说,嘿,我可没忘了你,老伙计。


他不能。






篝火晚会的尾声,像所有正常的青少年一样,Young Justice进行了海滩野营。


当Wally和Dick并肩躺在帐篷里,透过开启的顶窗,海风湿润地冲刷着他们年轻的脸。Wally一股脑把所有的初恋相关的苦水倒了出来,Dick是个好倾听者,他一直没有做声,直到最后,Wally终于也陷入了沉默。


“所以,事情就是这样了。”Wally在黑暗中干涩地动了动嘴唇。


“你的简而言之真长,Wally。”Dick搂住了他的肩膀,安抚地拍了拍,“得了,伙计。大概…恋人未满就是这样的。”






Almost Lover Always Do.


这句话同样在Wally的人生里出现过两次。第一次是他初恋失败,他做了个错误的决定,就是把初吻交给了自己最好的哥们儿。


第二次是很多年以后,躺在他身边的是夜翼。他们都有了自己不同的搭档和团队,或者恋情。


Dick已经和Barbara分手了,听说他有过的女孩不少。Wally几乎还能想起那时候的Dick,神秘又兴奋地跟自己分享Barbara的吻。


“我猜,那颗星星的确在看着我们,多少年后又躺回了同一个地方。”Dick突然说这句话时,Wally还在难得地感叹时光荏苒时过境迁之类的事情。


“什么?”


“V1-12,天鹅座,我们能看见的最远的恒星,你说过关于它的愚蠢传说,什么法厄同,还有他的女朋友,天鹅之类的。”


照耀着少年时的我们,还有成年后的我们,像两个蠢货,躺在沙滩上傻瞪着天。


Wally从这句话可以断定Dick喝多了。






在他俩躺在这儿之前,一帮老伙计难得聚头,好吧,聚会上有人没有喝酒,因为当晚要去瞭望塔值班,剩下的超级英雄们为了地球上普通的酒醉的东倒西歪。Wally猜他们其实都没喝醉,只是不想清醒。


他们喝了几轮之后围绕着篝火,进行了一个“愚蠢而幼稚的游戏”,但不得不说,这个游戏挖掘到了许多惊人的边角料,比如来自夜翼的爆料,他的初吻不是给了Barbara,而是Wally。


起哄声几乎掀翻了整个海滩,大笑与口哨吓得好几只寄居蟹钻回了沙子里。


Wally透过火光看见Dick在微笑,并喝了一口手里的啤酒。他笑的很温暖,同样注视着他。


很久前Wally和Dick就分别想过,他俩是不是GAY这个问题。但他俩没有互相坦白,因为好朋友之间也需要空间和隐私。


因为一个吻,后来的很多事情就变得有些微妙。男孩子对恋爱的领悟力总是要来得迟一些,当他俩意识到不对劲时,Young Justice的成员们已经用“天啊,你俩是一对嘛?”这种眼光复杂地扫视着他俩了。


“NO——!”


答案当然是这个。


但不得不说,他俩在互相吸引。


一直到很久以后,他俩分开,相距很远。各自奔跑在使命与责任的道路上,仍旧拥有同一个目标与信念。


而他想念他。






“你是说真的?你的初吻其实也是给了我?Dick?”

“你问了这个问题第四遍了,而我不打算回答你。”


黑暗里他俩并肩躺着,海风温和地吹起翻开的顶窗布,他俩觉得帐篷有点小,半截身子其实已经伸到了外面,脚趾深深埋在温凉的沙子里。


Wally和Dick提起了很多事情,对方知道的或者不知道的,发生在没有对方的时候的,后来演变成“你一定是GAY”的互相猜疑挤兑,开玩笑的性质渐渐变得有些认真。

起初还是“你有条内裤是豹纹的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“拜托那是CK的基本款之一,你懂不懂什么是男士内裤。”


到后来就变成了“我猜我爱过你。”“我也是。”


然后再度沉默,像是在重复很多年前的场景。一颗微弱的恒星在远离他们17930光年的宇宙注视着他们。


最后,Wally听见Dick低低的笑声,还有窸窣的衣料摩擦声,伴随着沙沙的海浪拍岸的声响,黑暗使得听觉更加灵敏,他不由得猜测着,Dick一定翻了个身,朝向了他,或者背对着他。


一线亮光突然出现在狭小帐篷中,照亮了Dick的脸。他翻过身面对着Wally了,蓝眼睛在直刺的手机光下像两颗星。纯粹而干净,熠熠生光。


他说,得了,伙计,大概…恋人未满就是这样。


而Wally在沉默中同样也开了口,跟我接吻吧,伙计。


这就是开始Dick说的,Wally第二次在他的人生说这句话的情况。


于是他们接吻。Wally甚至没有去数到底持续了几秒,因为它很长很长,几乎没有中断过。他们互相抚摸与亲吻,手指深深地握住对方的头发与脸颊。






所以幸好有这么两次,至少他们是相爱着的。






Fin.

评论(11)
热度(53)

© Unse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