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化怪胎。
weibo-未见君unseen

【HalBarry】Death Valley-死亡深渊 2 (机甲+明日边缘AU)

本章警告:角色(暂时)死亡


Chapeter.2 - NO SIGNAL 信号缺失


Hal一直在流冷汗,他发觉到了这一点,但是质量极好的战斗服不允许那些汗水有滑下的机会,所有的汗水在刚刚渗出时就被迅速吸收,保持战斗服的干燥。

这并不是什么舒适的体验,在一个人神经绷紧时,他更倾向于让汗水滑下身体,就好像真的能让压力从皮肤下被抽出似的。

“你看上去不对劲,伙计,这是你的第一次?”Barry的联络窗口一直浮在Hal的视线右下角,就好像是在进行一场Skype通话。

Hal看见他的蓝眼睛促狭地眨了眨,他的搭档正在试图说些腥的笑话,来让他放松,这成功了,因为Hal被逗笑了。

“值得深思的问题,我面对着那个比我大一些的妞——当时甚至不知道我在做什么,所以根本没有一点紧张。”Hal故意把这个笑话歪曲成更加露骨的回忆录。

Barry皱着脸说,“我根本不想知道你第一次的细节,天才。”

“Man,这可是你问我的——”Hal的嘴角上扬,并按下了某个按钮,这代表着驾驶员准备就绪,这条讯息发射给指挥台,得到许可后,他们将会被重型空运机运输出去。


※ 


胃里绞痛的余韵并没有转好,这是精神压力过大的表现,Hal非常清楚,他在恐惧,他不知道那个噩梦为什么会给他造成这么大的影响。或许这意味着他需要在这次任务后,找到心理小组,进行一叠测试之类的,他会得到一些药片,或者别的什么治疗。

操他的!操他的!从未有过的差劲感受,Hal的牙根咬紧了,他的齿槽在咯吱作响。

Hal很想挥出拳头,砸在某个平面,最好是凹凸不平的,可以让他手背的皮肤暂时破损流血,血液的涌动反而会让他冷静,这意味着他是活着的,血管还在忠实尽责地输送猩红的液体——

战争机器在海面投下巨大的阴影,Hal和Barry正在掠过太平洋,重型运输机的轰鸣像Hal此时的心跳声。“绿灯侠”被阴沉的阳光照出毒蛇鳞片一般的光泽。而“闪电侠”常日里耀眼的红色,象征极速与自由的金色翅膀和闪电,也蒙上了冰冷的灰色。

通常在运输的短暂旅程中,Hal和Barry总会说些荤段子助兴,或者冷静地讨论任务部署——可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清剿,面对那些愚蠢缓滞的异形,只需要挥出你的武器。割过稻草吗?就像那样,操他的。

胃部的疼痛,大脑的嗡嗡作响,还有噩梦碎片,总是在飞快的从Hal的脑海中穿过,留下冒着血腥味的片段,那感觉又来了——绝对的无能为力,愤怒和悲伤使他失声咆哮,他意识到他流泪了,而此时撕裂声带的血水涌出喉咙,Barry被扯碎的血雾在他眼前漂浮。

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,他们落地了。

在这漫长的半小时内,Barry的视线从没有挪开右下角,哪怕一秒。他的搭档,世界上最勇敢的飞行员,表现出极端痛苦的神情,Barry一直在焦急地喊他的名字,声音越来越大,但Hal没有作出回应。

Hal完全被他的精神世界攫住了,无法挣脱。

Barry知道绝对有什么发生在了Hal身上,这样的状态绝对会这次任务造成影响,而在战争之中,一秒钟的失神,都可能引来嗜血的死神镰刀。

“Hal?!你听得到我说话吗?我准备联系指挥台,必须取消这次任务,你的状态并不适合出勤——我想他们会——”

“…不。”

Barry意识到这声低沉的回应是属于Hal的,沙哑,但足够有力。

Hal的眼睛通红,Barry被那双棕色眼睛里的痛苦狠狠攥住了心脏——Hal揉着他的脸,并从手掌中发出沉闷的声音。

“继续前进,战士!”



这次任务是个绝对错误。

Death Valley,死亡谷。如果说这片荒漠,曾经被认为是人类绝境,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称为——真正的死亡深渊。

你无法描述眼前的景象,它要是一幅超现实主义的画,会是绝对的杰作。成千上万的异形,簇拥着它们的首领,像是一个真正的军团,分成一块一块的军队。

每个罕见的巨型异形,周围都会密布着数只异形——那些异形的体型已经够大了,而巨型的异形,它依稀还能看出原本是只沙虫的形状,或者别的什么沙漠生物,个头甚至近似机甲。

这是人类从未面对过的战斗,与这样的场面相比,以往他们每一次战斗经历都只能称作练习,这才是真正的战争。极度进化的异形渴望屠杀人类,占领这颗几近破碎的星球——

“Holy Shit.”Hal喃喃地骂了一句。

Barry赞同。

异形军团,他们也正观察着一绿一红的人类机甲。它们沉默,像是真的有礼仪这种东西存在,就在它们短暂而恶心的“怪物文明”中。

“这看来是场恶战,Barry。”Hal皱起了眉头,他的激光剑正在汇聚,并且蓄势待发。

Barry一边飞速地发送出去一条求援讯息,一边扫视着战场估计异形数量,“我们不能就这样贸然行动,这等同孤军奋战——”

“联系得上总部吗?”

Barry意识到他们的求援消息被截断了,“不能。”

Hal简短坚定地下着指令,“检查通讯信号。”

“在着陆时我曾检查过,当时完全正常,现在信号被中断了。”Barry感觉到冷汗正在渗出毛孔,而他的手没有一刻停止下动作。

“检验是否能够重新建立。尝试发射急救信号弹。”

全息屏幕只会不断弹出“信号连接失败”的提示,Barry迅速地检查了信号弹,它不在原来该在的地方,也许是出发前的组装失误——或者这次任务就彻底是个阴谋,他们被送到了地狱的门口,阴谋家恶意地抽走了所有的希望。

Barry的拳头狠狠地砸上操作台的边缘,他的声音发冷,“我们被孤立了。”

异形军团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嘈杂尖叫,所有的怪物都直立了起来,非常整齐,它们之前一直在等待,像戏耍Barry和Hal一般,等到他们发觉真正的死亡深渊时,它们得意地尖叫了起来。

“我猜它们是在问好。”Hal在挥出激光剑前,这样冷不丁地说道。

“我希望不是死亡的祝歌。”Barry冷静地闪过一个骤然扑上来的巨型沙虫,机甲的钢铁手臂在下一秒将它撕开,深色的浓浆喷射而出。

火红色机甲像真正的一团闪电,飞速地穿梭在战场上,电光波及到的地方立刻溅射出无数的脓液,但对于那些巨型的异形,Barry并不敢贸然正面相抗,所以——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是一对搭档。

Barry放慢了一定的速度,吸引住了一只巨型沙虫的注意,它吱吱尖叫着,试图扯下红色机甲的随便哪个部分,而一道锋利的绿光从它的背后闪过,在下一刻,它立刻裂成了两半。

“Nice Job.”Barry微笑。

Hal自信无畏的棕色眼睛闪过一丝光芒,他甚至腾出了一只手,朝右下角窗口中的Barry行了一个军礼——

世界冷冻,时间凝滞。

闪电带起的龙卷风骤然中止,所有的沙粒像雨一样落下,伴随着火红色机甲的破碎。

Hal听不到任何声音,只有脑海中尖叫着的耳鸣。他的眼睛爆发出滚烫的泪水,他的声带撕裂,他听不到他自己的怒吼。随着“闪电侠”被肢解成废铁,血腥味彻底地淹没了他。

前一秒通讯窗口中Barry默契的微笑,他闪烁的蓝眼睛,像Hal钟爱的蓝天——在下一刻变成一行血红的字母。

NO SIGNAL.

他没有注意到残肢堆中弹起的巨型沙蛇,Barry同样没有。

血雾漂浮过Hal的眼前,他意识到“绿灯侠”的钢铁罩甲也已被撕开,他面对的是真实的血雾,而不是屏幕上的影像。

噩梦真正地成真了。所有的,完全重合,一丝不差。甚至连Barry的笑容都是相同的。

Hal意识到失去了Barry的下一刻,在巨大的尖刺贯穿他的胸膛之前——Hal捶下了一个按钮,毁灭性武器。

Hal被一股冰冷的蓝色血浆喷溅在了脸上,与此同时,爆炸的火光席卷了他。

TBC.

——

擦汗……写的我脸烫手冷…_(:з」∠)_

好像是有点虐……但是下一章Barry就又复活了,么么哒!





评论(4)
热度(15)
  1. 任生苦短,何不夜夜笙歌Unseen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Unse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