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化怪胎。
weibo-未见君unseen

“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。”

今年四月为戏剧艺术概论写的结课论文。

今天整理电脑文件时偶然看见,重读一遍,感觉是大学三年里写过的唯一一篇比较有意思的东西,特意做个存档。

禁止一切形式的复制粘贴。

——

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

——浅评《秀才与刽子手》 


《秀才与刽子手》是一部风格怪诞的黑色幽默话剧,首先我要为黑色幽默下一个定义,它是一种哭笑不得的幽默,悲剧内容和喜剧形式交织的混杂。黑色喜剧被称为”大难临头时的幽默”,是带有悲剧性的“绝望喜剧”。


该剧背景设定于1905年光绪年间,沿袭千年的科举制度、腰斩与生剐等酷刑被废除,秀才徐圣喻与刽子手马快刀双双“失业”,编剧以荒诞而...

“天阔地遥命中不能容,头上这天煞孤星别碰。”

伍世豪/雷洛,原创剪辑,北极圈自产粮。

素材来源于《追龙》预告片。

顺便打一波硬广,为了促进追龙圈的自产自销,

豪洛豪无差同好群请走这里:488497968

“袁小棠,我是重罚,还是轻罚呢?”


立个军令状。
如果暴雪公布的LGBT英雄是麦克雷/死神/卢西奥/莱茵哈特中任何一个,我立刻写这个英雄的相关cp肉文,做成无料本随便送。

[Overwatch-R/麦]正午已过(短篇fin)

分级:G级

配对:Reaper/McCree无差

警告:角色死亡

注意:麦克雷得了阿兹海默症。


安吉拉 齐格勒来到死神的安全屋时是一个下午。这里看起来温暖干燥,又如此隐蔽。她的登门造访显然引起了主人的不满,死神——不,准确的说,更像是加布里埃尔 莱耶斯。


男人穿着帽衫,阴影笼罩的脸上交错着暗色疤痕,他跨着两条腿,站在门框里,像是下一秒就要掏出地狱火。


“嗨,加比。”齐格勒疲惫地将一缕金发别向耳后,“希望你吃了早餐。”


“有多少人?”莱耶斯的声音带着枪火与硝烟打磨过的沙质,像是从一台巨大的工厂机器里发出来的。他的神情里流露出一...

[阴阳师-狗崽]穿西服时请勿佩戴天狗面具(现代设定,1-4)

片段灭文法。

轻松傻白甜,随便写写,各位老爷随便看看。


一、


“……那个,天狗大人。”


“喊天狗便好。”


“好的,天狗君,你…顶到我了。”


地铁的下班高峰期,妖狐和大天狗被挤在了人群的最中央。


妖狐看着大天狗,大天狗微微低着头也注视着他。


妖狐的脸有点红,压在头顶的帽子不安分的动了动,他的耳朵被藏在了帽子底下。


大天狗穿着大衣与西服,看起来和作为式神时的他没有什么区别,狩衣与西服都是一样的禁欲系。他没有什么表情波动,浅色的蓝眼珠定在妖狐脸上,他不说话,但是一个“?”像是就挂在他的脸边。


这样的对话引起了身边挤着的人们的注意,出于礼貌性...

[Overwatch-R麦]GOOD BOY (ABO/pwp,初潮设定,DirtyTalk注意)

分级:成人级(NC-17)

配对:Reaper X McCree

警告:Dirty Talk,性窒息

注意:ABO设定,暗影守望时期


莱耶斯一向不愿意思考很多事情,他不像那个金发的指挥官,莫里森总是把自己的脑子塞满各种东西。莱耶斯不喜欢回忆,而他记得很清楚自己是怎么把那条小狼狗带回基地的,齐格勒博士是怎样给那条还龇着尖牙的小狼狗包扎伤口。莱耶斯用枪指着那颗棕色的脑袋,告诉他如果不配合,自己依旧会一枪爆了他的头。


小狼狗剧烈的喘息着,聪明的选择了闭嘴。齐格勒用治疗仪器取出了卡在肌肉里的子弹,小狼狗的肩头狠狠地抖了一下,冷汗从棕色的发梢滴下来。他湿漉漉的,脸上...

[Overwatch-推车组]As Time Goes By 7-8(现代设定)

莱因哈特在里约短暂的一个月里,大部分时间都与卢西奥度过。卢西奥并不闲散,他有自己的工作。他每周会在贫民窟进行无报酬演出,准备比赛的同时,仍在兼职教富人区的孩子们舞蹈与唱歌,他的工资不多不少,每个月会给他的母亲会寄去一些钱,哪怕已经改嫁的母亲心疼她的好孩子,一直不愿意收下。


而卢西奥带着莱因哈特去看他教的另一群孩子们,他们多数是棕色或黑色的皮肤,在贫民窟里降生,有着偏瘦的小身体与明亮的大眼睛。莱因哈特从这些孩子身上看见了小时候的卢西奥,卢西奥告诉他,曾经的他甚至比这些孩子还要瘦小,光靠母亲支撑着的家庭总是要更穷一些。


这些孩子看起来非常快乐,即便他们穿着劣质的衣物和破旧的鞋子,大大小...

[Overwatch-推车组]As Time Goes By -6(现代设定)

莱因哈特彻夜未眠,他坐在距离床不远的沙发上,沙发的绒布罩子已经洗的磨毛,它是浅绿色的,摸起来像是温暖的皮肤。


男孩正在他的床上熟睡,他毫无防备,异国的月光从窗前投进来。莱因哈特白色的床单上交缠着男孩修长的四肢,他的腿间夹着被子,呼吸均匀,有轻微的鼾声。


莱因哈特感到无所适从,他想要做点什么,如果只有他一个人,也许他会打开影碟机,但卢西奥仍在沉睡。他不会去床上,也无法在沙发上入睡,莱因哈特的思绪开始变得纷杂,他想起了曾经潜伏时的树丛,某个漆黑的街巷。想到战斗时喷溅在他身上的鲜血,副枪手在他身边倒下,被摧毁的总部,在爆炸中失去的战友。


他已经没有再服用精神类药物很久了,莱因哈特认...

something unimportant

写文写到第三个凌晨,已经发出的加上存稿已经有一万四千字了。还是比较感慨的。

我实际上是一个没有定力的人…看过我之前瞎写的同人的应该知道。我很少写一些很长的东西,而且,会坑。

关于锤DJ这篇现代AU,实际上是真的想到哪写到哪,写的很顺手,应该不会坑了。而且经常这两个人太甜了,半天舍不得让他们上床,就会有更多的期待,我也有点焦虑,怎么他妈的一万多字了他俩还没生米煮成熟饭???

前期和中间都看了很多资料,有贼心没贼胆,真想去里约热内卢看一看。文里出现的很多东西都是基于现实的,我更想让他们像是真的活着,2013年在里约经历了许多东西。

对里约的资料搜寻,加上看各种bbc出品的纪录片,还是很奇妙...

[Overwatch-推车组]As Time Goes By -5(现代设定)

里约的露天市场是个美妙的存在,莱因哈特不得不承认。


卢西奥对这里轻车熟路,哪家烤肉更入味,哪家的pastéis更实在,街边还有当场机榨的甘蔗,新鲜的椰子与椰汁,德国永远不会有的馥郁芬芳的热带水果,这里不缺乏色彩和美食,一切都天然而简单。


杂志只会推荐你去里约热内卢的索菲特酒店,花上昂贵的价格,摆十足的架势,只为了面对着所谓的海湾美景,吃下“最正宗的早餐”。卢西奥翻了一个白眼(其实他翻的并不明显,只是被莱因哈特看到了,不要小看一个老兵的动态视力),“那就是胡扯。”


按卢西奥的话来说,里约最正宗的小吃都在露天市场与街头酒吧,穿过这个市场,有一家比索菲特棒一百倍的酒吧...

[Overwatch-推车组]As Time Goes By -3(现代设定,和谐补全)


莱因哈特是个有自控力的老兵,对他而言,一见钟情也许更适合涉世未深的年轻人,他们富有激情,相信爱情,并渴望深入接触另一个个体。


而在2013年的里约,贫民窟的街头派对上,他怀疑自己被一个巴西男孩所吸引,而他的年纪可以做男孩的爸爸。男孩是贫民窟的宝贝,光芒四射,而他是警察请来的外籍专家,一个颓废而无趣的退伍老兵,人生的多数时间都在战场上。


在那一晚上之后,莱因哈特又回到之前的生活状态,为期一个月的指导报酬却不菲,他必须承担起责任,教这些大兵们如何在任务中更多可能地活下去。他买啤酒回贫民窟的小...

[Overwatch-推车组]As Time Goes By -4(现代设定)

前文:1 2 3

莱因哈特绝不曾想过与那个叫做卢西奥的男孩真的会有交集,对于一个五十八岁的老兵而言,男孩也许只是生命里的一个过客,他在狂欢派对上所见的一切,只是耀眼的记忆碎片。


莱因哈特在贫民窟住了一个星期,从未碰见过男孩。如果当真问他是否期待,莱因哈特必定矢口否认,而在他的内心深处,仍旧是愿意与男孩再见一面的。


他按照最规律的作息,就好像仍在服役之中,按时起床跑步,山上有一个破落的足球场,荒无人烟,没有孩子会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玩耍。然后在约定的时间来到bope(路虎已经归还过去了,贫民窟无处可以停车),继续进行之前未完的指导。


所有的大兵已经在他的...

[overwatch-推车组]As time goes by -2 (现代设定)

事实上,莱因哈特并不认为里约适合邂逅。


或许年轻人喜欢这里的碧海银滩,款款而行的女郎招摇着傲人的身材,她们从不惧于展示自己年轻的身体,而男人们喝着酒,皮肤上被烈日晒得褪皮,仍在大声的谈笑。孩子们赶浪,直到落日余晖在海面上垂坠着,所有人都成为剪影,海潮依旧温暖。


而莱因哈特对此毫无兴趣,烈日会让他想到埃及,无尽的沙粒和酷热的空气,每个人都裹着白色的阿拉伯大袍,而每次任务的成功总会以某个生命的结束作为献祭。


他更愿意在bope给他安排的房间里,听一些老歌,间杂着金属摇滚,他年轻时曾梦想成为一个金属乐队的贝斯手,或者鼓手,什么都行。


入伍本来只是个生命里的插曲,而莱因哈特比起...

[Overwatch-推车组]As Time Goes By -1(现代设定)

莱因哈特对里约热内卢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好,他早已过了狂欢的年纪,而这里处处浮动着不安定的因子。


他来的地方仍被大雪覆盖,德国的二月阴郁寒冷,而里约热内卢的年轻女士们已然穿着清凉,她们朝这个一身黑的老兵示好,葡萄牙语显得性感而热情。她们夸赞老兵雄狮一般的体格,并欢迎他来到里约。


莱因哈特站在路边,这里的阳光太过热烈,街上的沥青路都蒸出一股热气,几乎粘住了他的鞋底。他穿着黑色的t恤,绷在他那些结实如岩石的肌肉上,宽松的军裤扎在短靴里,除了退伍的军官,没人会这么穿,尤其是一个须发均白的老家伙。


总有人操着简单的英语向他兜售可乐和吃食,他们背着硕大的布袋,显然来自贫民窟——里约热内卢的...

【蔺靖】绸缪 -2(此章上肉)

绸缪

拼音:chóu móu

释义:紧密缠缚;事前准备等。

标题双关,既是指蔺靖二人的关系,也是指这次出征之前。

应上次的约定,第二章上一大块肉。

第三章再来一块大肉差不多就可以完结了……

可能要写一系列的蔺靖带肉的剧情甜文,顺跪求不老歌的邀请码,愿以点梗肉相偿【跪



御书房摆设一切从简,巨著典籍不多,兵书占了一整列,贵重的器件比寻常王府还要少,墙间悬着的那一面弓就算是唯一的饰物了。


蔺晨知道萧景琰武人性情,一不嗜好奢华,二不附庸风雅,但从简归从简,这御书房在事事讲究的蔺少阁主眼里,怎么都只能...

【蔺靖】绸缪 -1

新坑,新坑……

原本只是想炖肉,结果炖成了一篇剧情,罪过。

下一章一定有肉吃,下下章肯定还会有肉吃【。



“左传有语,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。”


紫金山峦,龙脉蜿蜒,正当秋日,山间辉映,赫然有紫气东来。


新翻修过的阅兵台长梯登云,檐牙高啄,漆是鲜亮的朱红,称应着一面梁国大旗,烈烈地在风里飞展。


蔺晨使着一柄折扇在手里转了又转,一下拍合在了掌中,对自己这一句十分满意,便不声不吭了一会儿,就等人附议。


飞流啃着个秋柿,蔺晨一低头,正对上飞流把柿子皮随手一抛。蔺晨吓得一个凌步后闪,水淋淋的柿皮险些擦过他...

【楼诚】【现代AU】惩戒军服【纯肉,一发完】

基本上都延续了原著的设定,大哥是巴黎留学过的教授,回国后进入国AN局。

明诚在海军指挥学院就读,因为出色才能被提前挖角进国AN局。

设定都是我瞎掰的,漏洞很多,而且没有细细推敲,总之阿诚的军服诱惑才是硬道理。

可能这个设定要写好几篇,可能肉可能剧情。这一发只是圆满我想看阿诚穿军服…………了啦。【喂

————


明诚重新穿上那一身海涛白的军服时,明楼喝咖啡的手一顿,视线像浇筑的水泥,立即死死钉在了他身上,再挪不开。


“怎么想起来穿这个?”明楼不动声色地将咖啡放回碟中,骨瓷磕碰的声响清脆,明诚转身立正,动作利索漂亮,鞋跟碰在一处,与瓷器声正好重合,这一声就好像叩在了明...

【DC-Jaydick】Mr.T & Mr.G -1(史密斯夫妇AU)

写虐的写累了,我们来吃一吃糖:)

灵感来自Mr.&Mr.Smith

如果有哪位画手大大愿意帮我画一下史密斯夫妇AU的Jaydick

我感激不尽,愿炖红烧肉以感谢【。

——

“你爱对方吗?”

Jason Todd换了一条腿搭在上方,他在极力忍耐伸手去拉领带的欲望。

合身剪裁的衬衫绷在上身,而西裤又不允许有多余的皱褶,他恨西服。

Dick Grayson笑了,前倾了一下身子,也换了一条腿。Detective Grayson刚从警局赶来,也是一身西服,他在开车到这个咨询师处的路上特意打电话给Jason,要求他“必须穿正装,不然就掉头回家。”

第一次婚姻咨询是失败的,而Dick...

【DC-Jaydick】驯服一只知更鸟(上半部分,复更大量内容)

分级:成人级(NC-17)

警告:斯德哥尔摩综合征,内容涉及水刑等

注释:双向救赎的故事。偏向于DC原漫画式的阴暗。你可以把它当作另一本单行刊来看。


人是可以被驯化的——斯德哥尔摩综合征。



驯化一只知更鸟。

这个念头初次显现在Jason Todd脑海中时,几乎是以一种碎片的形式,在他手淫结束的思维断片里闪过。

Jason将手心里的精液抹在了沙发某个角落,他不在意这个。他现在感兴趣的是刚才的念头。

电视机屏幕跳了跳,因为天线的再度断路闪成雪花屏。Jason不想管他的收费黄片到底有没有放完,尖锐的噪音伴随着雪花屏的闪烁搅动着Jason的脑浆,他一...

【POI-Shaw/Root】Bound&Haunted(AU,双反社会,NC17)

去年11月写的。


过段时间打算把它填上,希望会有好的完备的想法,写一个危险迷人的故事。
这样更适合她俩的人生。



Chapter.1

Shaw恨透了这份工作,不比对快餐意面与一年份的干红的恨意少。

她需要穿上高跟鞋,她爱高跟鞋,但并不代表她愿意穿着这个站上一整天。还有糟透了的黑色筒裙,她必须在坐下时合拢起腿,紧紧地夹着,装作优雅,或者说——像个女人那样。

所有的细节都需要注意,因为现在的她活在别人的目光中,不像过去。

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,至少在别人看上去是好的。Shaw已经学会了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,就像学习一种搏击术,或者了解一把枪的构造那样。

她看上去像是个再正常不过的“雅芳小姐”,终日倚靠着...

昨夜雨疏风骤。

苦の娑婆や 櫻が咲けば さいたとて。

Photography - Unseen

偶尔也觉得自己简直酷到没朋友。;)

【Jaydick←damian】青春修炼手册(FIN,大米单箭头)

不要相信这个狗一样的标题系列。
青春躁动!情窦初开半熟米,情迷有夫大哥。
其实,有点虐有点辣。
毕竟酸酸甜甜才是真的我。

——

当Damian步入青春期时,他的症状比一般青少年还要明显,按Dick的话说,“就像是一个活火山终于爆发了”

Damian的青春期,随着额头上冒出第一颗青春痘那样喷薄出无尽的岩浆。他的喜怒无常已经开始步入沉默,蝙蝠洞里属于他的房间永远反锁,阿福也不能轻易进入,除了Dick。

Dick会毫不客气地撬开Damian的门锁,并且对于这个行为进行调侃,他的玩笑一点都他妈不有趣,但阿福那张管家侠的扑克脸也会微笑,尤其是Jason Todd,他丝毫不打算掩饰他笑的有多恶劣。

他们又在对视了,是个人...

【Jason Todd水仙】Martyr And Outlaw(神父X红头罩,fin,内容暗黑慎入)

You're a martyr and a lamb of God/你是殉道者与上帝的羔羊

Nothin's gonna change the world/没什么会去改变这世界


推荐BGM:Lamb Of God-Marilyn Manson


“说吧,孩子(Son),你可以向我忏悔。”


哦,我可不是你见鬼的儿子。

Jason Todd叼着烟站在空无一人的教堂里,昏暗光线透过忏悔房的格笼,男人身着法衣,蛰伏在黑暗里,安静的几乎没有声响。

“如果在世上当真有与我面貌相同之人,那一定就是你了。我猜,你不是为了忏悔而来的。”

神父从忏悔房中走出,迈入光线时脸色...

【YJ/WALLY DICK】Almost Lover Always Do(Fin,虐)

Wally说,跟我接吻吧,伙计。


这句话总共在Dick Grayson的生涯中出现过两次。关于第一次,他记得很清楚,是在正义山边上的海滩。


当时是个Young Justice的小型篝火晚会,当然是在红色龙卷风和他的兄弟姐妹私奔以后,Shazam作为他们的代理家长期间,他对于这个活动举双手双脚赞成,甚至比队员们还要兴奋。


Wally近期一直有些闷闷不乐,即便在篝火晚会上也显得沉闷的不正常。当然,这只有Dick发现,因为他俩是最好的哥们儿。但不代表Dick作为好兄弟,就必须履行接吻这项莫名其妙的义务。


所以,当Wally West,年轻的少年闪电,他的绿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...

墙角数枝梅。

【HalBarry】Death Valley-死亡深渊 2 (机甲+明日边缘AU)

本章警告:角色(暂时)死亡


Chapeter.2 - NO SIGNAL 信号缺失


Hal一直在流冷汗,他发觉到了这一点,但是质量极好的战斗服不允许那些汗水有滑下的机会,所有的汗水在刚刚渗出时就被迅速吸收,保持战斗服的干燥。

这并不是什么舒适的体验,在一个人神经绷紧时,他更倾向于让汗水滑下身体,就好像真的能让压力从皮肤下被抽出似的。

“你看上去不对劲,伙计,这是你的第一次?”Barry的联络窗口一直浮在Hal的视线右下角,就好像是在进行一场Skype通话。

Hal看见他的蓝眼睛促狭地眨了眨,他的搭档正在试图说些腥的笑话,来让他放松,这成功了,因为Hal被逗笑了。...

第一章已写………_(:з」∠)_

Halbarry脑洞空间站:

衍生形式:文吧

配对:Hal/Barry;其他任意

级别:皆可

内容要求: 类似于明日边缘的梗。一次战斗中,hal粘上了alpha的血,每死一次就重启一次。数次之后,他发现重启的作用对barry来说开始变得越来越小,barry开始想起所以事来。于是hal就和barry一起,解决了整个事件。在这分分合合的过程中两人的感情也发生了变化,从好朋友变成了恋人。【就是这种稍显慢热的梗。。没人来一发么?::>_<::】

投梗人:匿名

领梗人: @Unseen 

1 / 2

© Unseen | Powered by LOFTER